右千

【段龙】日常短文.甜

设定就当做是在上一篇之后的时间线吧。OOC有。

总觉得普通的生活也很动人呢,于是写下了这样的故事。

大概还有后续会有人想看吗...(疑惑)

------------------------------------------------------------------

入了冬以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一波流感又偷偷蔓延了起来。不肯穿羽绒服的段野不出意外的中了招。

晚上没进家门的段野就已经预料到肯定会被龙崎嘲笑,不免有些沮丧。果不其然,听到了段野浓浓鼻音的龙崎拍了拍自己的蓝色羽绒服,赞赏有加的笑起来。气的段野话还没来得及说就流下了鼻涕,在龙崎更夸张的笑声里,他一边擦了擦鼻涕一边懊恼着这个家伙为什么即使这样也那么可爱啊!!!

气死了,愤怒的把纸巾扔进了垃圾桶,决定十分钟不和龙崎说话。

但是面对穿着浅色毛茸茸家居服,给段野找出感冒药又端来热水的龙崎,段野马上改变主意,改成五分钟好了,啊不然还是一分钟吧。

“ta酱,年纪大了就要穿多一点啊!”龙崎微微嘟着嘴,语气可爱的不行。“嗯,嗯,知道了。”段野喝着水稍有敷衍的回答他。诶!谁年纪大了!不是才28岁而已!但是因为生病,段野也不再想反驳他,如果放在平常他们可能还会拌嘴。龙崎看着段野愤愤不平的样子乐开了花,怕段野跑掉不陪自己看电视赶紧钻进段野怀里圈住他的腰。

“你不怕传染给你吗郁夫。”带着鼻音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传来,龙崎摇了摇头。

“哈哈也对,据说笨蛋都不会感冒。”段野还是忍不住逗龙崎。结果挨了一下打之后才老实,毕竟就算是没生病他还是打不过龙崎。好气。好怀念小时候软萌的郁夫……

总之是段野老老实实的陪龙崎看了一晚上的电视,虽然不是他爱看的电视节目,但是搂着香香软软的龙崎顺便吃吃豆腐,他表示时间也并不是那么难熬。终于龙崎开始打哈欠了,段野趁机说“我们睡觉去吧?郁夫。”龙崎也难得乖乖的点点头,张开手臂搂住段野的脖颈。“ta酱抱,不想走路……”又开始撒娇了啊这家伙……段野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抱起了龙崎往卧室走去。

大概因为感冒药的关系,段野才刚躺好困意就汹涌袭来。偏过头看向身旁躺着的人,闭着眼紧挨着自己,长长的睫毛就像从前乐园里的小孩玩的洋娃娃,他在暖色调台灯的亮光里显得温和又沉静。段野吻了吻他的额头,马上就沉浸在这种宁静如水的气氛里睡了过去。

身体轻飘飘的,好像可以朝云里飞又好像可以沉到深海。

正当段野骑着扫帚在海面上飞翔时,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的七扭八歪,风里还有细微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ta酱,ta酱”

不对,这么叫他的只有龙崎啊。他慌张的四处张望,想找到声音的来源,结果风越来越大,浪花也翻滚着让他一个不小心掉到了海里。

段野猛的睁开眼,原来是个梦啊……他眨了眨眼,发现龙崎正看着自己一脸的不开心。睡意正浓的段野并不能考虑到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侧躺着又把龙崎搂进了怀里想继续骑上那把新款的飞天扫帚。可是龙崎揪着他的脸,似乎不想就这么睡了。

“ta酱是变成中年大叔了么,打呼噜吵的我根本睡不着!”听到这控诉,段野的睡意也没那么重了。他睁开眼睛看着龙崎,认真的反驳道

“是对大叔有什么偏见,我们也迟早变成大叔啊警察先生。”

“以后再说以后的,可是现在ta酱打呼噜确实声音很大,你要想办法解决!”龙崎又撒娇一样的轻轻拽着段野的衣服。

“我也不想的啊,但是感冒鼻子不通气……”段野赶忙解释一下自己还年轻,还很英俊潇洒并没有秃顶,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自己确实让郁夫睡不好了。龙崎粉嫩的嘴唇嘟着看起来不太高兴。可是段野就是丝毫没办法抵抗龙崎的可爱,尤其是看到那双大眼睛里些许的红血丝更是心疼不已。

但是自己也是绝对不愿意去客厅睡的!不抱着龙崎的睡眠就像没有奶油的蛋糕一样枯燥,他宁可不要!

今天我们的黑道先生也是一样的硬派男子汉。

“那等你睡着我在睡好不好?”他吻了吻龙崎。龙崎的笑意蔓延开来,十分乖巧的点头表示同意。

“我大概很快就会睡着,不会让ta酱熬夜……”闭上了眼的龙崎轻轻说。“你就放心好了。”段野抚摸龙崎的小卷毛,这个动作对龙崎似乎有催眠奇效,很快就睡着了。但是段野还是靠着床头看了一个章节的书,他怕龙崎还睡得浅又会被他吵醒。直到段野感觉龙崎陷入沉睡才伸手关掉了暖黄色的暗光台灯,钻进被子里抱住了龙崎。

他能够十分清晰的感受到怀里人的呼吸,充满生命力,这样健健康康的龙崎果然最可爱了。这样的龙崎能与自己一起活着真是太好了。

不知为什么他竟生出一些伤感来,是夜深还是真的年纪大了。他强迫自己也闭上眼,明早还要做早饭,再不睡怕是起不来。

晚安。

大概tbc。


最近天气都很热,时常想念你们。
希望你们可以牵手去夏日祭然后一起回家
过一个热烈欢快的夏天

【段龙】这天

严重ooc预警,不喜勿入,文笔超差的

擅自做了设定非常对不起,讲了他们20岁时的故事

不太了解日本的新年习俗,但是看到某个精分乐团的歌词确定日本也是有压岁钱的

本来是新年写的结果拖到了四月份,对自己也是无可奈何

可以接受的话请看下去吧。

(1)

 小暖桌上的白菜锅咕嘟咕嘟冒着泡,香味随着热气上升变成了一朵云填满了这个不大的家。清酒在小巧的玻璃杯里晶莹剔透,烤的热乎乎外焦里嫩的年糕也摆在一起。桌边两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坐在一起,不时的看向对方又把眼光挪到电视上热闹的歌会。

“马上新年了ta酱。”

那个人总是这样,这样笑眯眯的看着段野龙哉。段野也转头看龙崎,也许他是有点醉了,完全没办法把目光从龙崎身上挪开。龙崎从粉嫩嘴唇中露出的小兔牙洁白如珍珠一般,可爱极了,和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傻笑成这样,是有多喜欢过年啊郁夫。”他总是忍不住去揉龙崎的小卷毛。

 
 “因为ta酱和我就又长大了一点,也许会是更成熟可靠的大人了。”龙崎拍开了段野的手,却又亲热的钻进段野的怀里。“而且可以吃火锅了。”

      
  段野吻了吻他的头顶“怎么觉得你只是想吃火锅而已…”随后把龙崎扶好坐稳,强迫一般的看向电视机,喝下了一小口酒。

 是啊,新年了,把一切当做重新开始的话,明年或许应该会过得好一些吧。

 

(2)

 

现下正值学校的年假,龙崎郁夫放假时都会和段野龙哉住回到一起,就像他考上警校之前的许多年一样。他们就住在远离市中心的二层楼里,廉价且拥挤。屋内除了卫生间只有一个房间,两人就睡在榻榻米上。好在收拾的干干净净,看起来也是温暖安心。

    
 虽然这里有许多住户,不过他们几乎只是过自己的日子,并不与其他人多做交谈。像是刻意回避,又或者是他们不需要再多的社会关系。要怎么去形容才最贴切呢?也许只有这样在一起,亲密无间,才会活下去。

 
 今年的年末也一如往常,龙崎醒来后就发现了被放在枕头边的红包。笑着一转身就抱住了还在装睡的段野。

 
 “都成年了我还可以有压岁钱吗?”他眨着眼睛这样明知故问。

 
 既然人都在自己怀里,段野就顺便搂紧龙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在偷笑。“谁让你比我小那么一点点。”龙崎嫌他抱得紧,扭来扭去想逃开这个怀抱。虽然龙崎知道段野有些害羞的心思,可是自己也想在清晨看到ta酱的微笑啊。

 
 于是段野放开手臂,转而双手捧起龙崎的脸轻轻吻着他。

 
 “明年也一定要平安健康啊郁夫。”段野吻过他的额头这么说着。

 
 龙崎笑弯了眼睛,认认真真回答说:“好。”

 

 

家里在龙崎放假回来后就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年末扫除,两人东西并不多,前些天就已经打扫完毕。年饭需要提前腌制的小菜也已经整齐的摆在了冰箱里。

 
 所以这段时间两个人就是完全休息等待过年的状态,除了段野需要去组里的时候。

 
 简单的吃过早饭后他们穿好衣服打算去超市采购些年货,这是龙崎非常喜欢的部分。他喜欢段野替他围好围巾,喜欢坐在段野的脚踏车后座上,但是他只是偷偷笑着没有告诉段野。他不敢说他爱段野甚至爱到生活里的每个细节,段野只需要知道他爱着他就已经足够。

 
 毕竟他们离自由还如此遥远。

 
 如果肆无忌惮的说着“我想和你有很久的未来”这样的漂亮话,万一将来真的要分别,可能会加倍的伤心。二十岁的心脏大概不能再承受更多的难过。

 
 所以,就只需要好好地系着围巾不要着凉感冒,在段野身后搂住他的腰,就可以了。

 
 每次逛超市龙崎都很开心,看到他开心的样子段野心里也觉得十分幸福。因为年末,两个人买了些平时舍不得买的东西,一年到头总要犒赏一下辛苦的自己。从超市出来之后便准备回家。

龙崎坐在段野的身后,脚踏车的车把手一边挂了一个购物袋。所以就算段野挺直着腰板,英俊的脸绷得紧紧的也不太酷。实话说是一点也不酷。可是那时的段野并没有跑腿小弟和拉风的汽车,他只有一个轻飘飘的龙崎。而那个龙崎会安安稳稳的坐在他们的共同财产脚踏车的后座上,搂住他的腰。不过对段野来说这种幸福比什么都来得真切,龙崎就只是这么轻轻的圈着他,就可以把窒息的自己一下从深海带到水面之上。

或者可以说与龙崎有关的一切都是如此。

 

回家路上两个刚长大的孩子骑着车也不老实。在下坡路上段野故意晃动车把吓得龙崎抱紧他不敢睁眼,他就再也没法绷紧脸骑车,他少有的大笑着。冬天的风吹着人脸都会痛痛的,段野偶尔回头看龙崎被冻得红红的鼻尖和脸蛋,无端让他想起了偶然在网路上看到的咬自己小爪子的猫咪。在脑海里快速对比一下结论是龙崎要比猫咪可爱十倍。结果被龙崎完全击倒的段野只能努力骑车,想立刻回家抱一抱身后的什么也不知道的小傻瓜。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冬天好像也没有那么冷。

一路嬉闹的到了家,在路上兴致勃勃要和段野一起做菜的龙崎,刚摘了两个菜叶就开始打哈欠。挤出了几滴眼泪,又用手背去揉的模样也可爱的戳痛了段野的心脏。他看了看时间是下午两点钟,一个人做菜时间也都绰绰有余。

“不然你去睡个午觉?”段野问道。

龙崎倒是很利索的答应了,放下手里的菜叶抬头吻了一下段野的脸颊

“那ta酱可要加油咯!”丝毫没有不参与全家活动的愧疚,哼着歌开始铺起了被子。

“你最近好像总是爱睡觉。”段野一边洗着菜一边和龙崎闲聊着。

“越闲在家里就会越懒惰,人类逃不过的怪圈啊…”龙崎感叹。“不过我也有帮ta酱做过事啊,洗衣服、擦地、还有那天的灯泡也是我换的…”他的胳膊放在了被子外面,掰着手  指数自己做过的事。

“总之明年要稍稍打起精神来呢,听说总是睡觉脑袋会越来越不灵光。”虽然段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不介意的。

“好、好。”龙崎很快的陷入睡眠,迷迷糊糊的回答着。段野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一会便转身去准备食物了。

等到龙崎睡醒时,发现一切都准备好了。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结子老师给他们念过的童话书,有一些小精灵会在鞋匠睡着时出来帮忙,做出来的鞋子精致又好看。Ta酱就是那种小精灵,他心生喜悦的乱想。

“ta酱快把电视打开,是不是快要开始了?我怎么睡了好久。”龙崎虽然人还躺在被子里,却懒洋洋的支使着段野,不出意外的换来一记白眼。

“果然懒的要命啊你这家伙。”段野开过电视就自顾自的坐在了桌边。

“因为天气太冷了嘛。”龙崎也起身爬了过去,像是要证明自己说的话一样把腿塞进了暖桌里面。歌会虽然还没开始,可是就连广告好像都是喜气洋洋的。龙崎不自觉的笑眯眯的看着段野,两个小酒窝表达着他现在不知道有多开心。

“那么,明年也请多多关照了!”龙崎对着段野双手合十,微微的低着头。

段野看着他,笑意蔓延开来。

“请多多关照!”他也和龙崎做出一样的动作。

此刻屋里的灯光格外的暖洋洋,他们说着好像永远也聊不完的话,龙崎还稍显稚嫩的脸对着自己笑个没完。段野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一切更幸福。

他再不需要别的幸福。

一顿饭吃饱喝足的龙崎身子一歪就栽倒在段野身上,看着电视笑的天真。

“ta酱的手艺一点也没退步,撑得我快爆炸。”一边说着一边抓过段野正在剥桔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拍了拍。

“明明是你自己嘴馋。”说着话的段野又往龙崎嘴里塞了一瓣剥干净的桔子,还顺手揉了揉他圆圆的小肚子。段野瞬间感觉心脏被裹上了棉花糖一般柔软且甜蜜。这个家伙为什么哪里都这么可爱?

“我可是在夸你哦!”龙崎有些不爽,抬手拍了拍段野。

http://www.jianshu.com/p/f9b4223ade2c(一点肉渣)

“ta酱,新年到了吗…”龙崎窝在段野怀里,看起来马上就要睡着了,连眨眼都慢了下来。段野也是困得睁不开眼,却好像恍恍惚惚的听到了窗外传来的钟声。他吻了吻龙崎的额头“新年快乐郁夫。”并没有得到回应的他也进入了梦乡。

他梦见了很久以前那段溪水一般清澈且快活的日子。他和郁夫都还是小孩子,和结子老师还有乐园其他小孩庆祝过新年后,龙崎也是这样躺在自己身边。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他都还清晰记得,龙崎眼睛亮晶晶的对他说着新年愿望。

两个人能一直在一起,健健康康的,那样的话无论多平凡的日子都会变得闪闪发光吧。

(4)

后来龙崎毕业顺利的当上了警察,段野也成了组里的少当家。他们悄无声息的搬离那个住了很久的家,又悄无声息的分离。那些个年头,只有几次他们在一起过了年,虽然不用骑着脚踏车在寒风中打颤,也再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全家人一起去神社祈福。长大后的日子似乎没有当初想象中的好过,龙崎想着果然还是没有期待比较好。

在分离的千千万万个夜里,龙崎偶尔会哭,他很想问问段野为什么总是让自己哭。

再后来,当段野发觉自己中了子弹后,什么心思都没有了。什么决裂什么复仇全都一股脑的消失的干干净净,整颗心就只剩下了愧疚和懊悔。虽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抽离开自己的身体,可是他想到全是龙崎。

为什么总是在失去了才后悔莫及呢,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进化成能够珍惜眼下时光的高级生命体?

龙崎坐在段野身边稍显笨拙的开着车,他的抽泣声段野可以听得到,但是段野完全抬不起手去揉揉他的头安慰他。

真是…对不起啊,郁夫。

“要是两个人健健康康的…”段野龙哉脑海里最后一幅画面,就是龙崎用泛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他,对他说出的新年愿望.

郁夫,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郁夫,

郁夫。

最后段野模模糊糊的念着龙崎的名字,不确定龙崎是否能听得清,接着就再没了声音。

 

 

THE END

-----------喜欢BE的就到此为止啦,喜欢HE的请继续看下去吧-------------

 

 

然后龙崎把车开到了医院救活了段野。

接下来他们还有机会弥补错过的时间,可以开怀的笑,可以讨论家里到底要摆几盆花,可以讨论所有小事和未来。

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人生要一起去走过。

 

THE END.

是真的真的希望他们能好好在一起啊。

地狱和天堂都在人间

每次刷微博都会有这样想


最近大概每天都在崩溃痛哭


【本多早早就洞察人生当初就是危险的,然后选择了避开过分明亮的雨滴,而把身子畏缩在屋檐下。】


是石头努力开花的时候了

今天去看学校里的画展

中午吃的饱饱晚上都不饿很开心

你们今天有没有吃蛋包饭 (´,,•∀•,,`)


昨天坐着绿皮火车

车晃晃悠悠,咣当咣当的声音

突然想起他们

这一年大概为他们流了两公升的眼泪了

一定要幸福啊